#丁俊晖一纪录牛过奥沙利文塞尔比,真正敢向资格赛说不的中国龙#

本赛季,奥沙利文曾在香港大师赛结束后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会再去打资格赛赛事,你见过费德勒、纳达尔打资格赛赛吗?那是给业余球手准备的。”奥沙利文并非有意在装X,而是替很多顶级球手说了一句公道话。

自巴里-赫恩上任世界斯诺克经营公司(WSL)总裁以来,斯诺克职业赛从世界排名制度到排名赛数量,再到赛制均发生了很大变化。而对顶级球手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取消前16号种子直接晋级正赛的待遇(除世锦赛)。赫恩的初衷是为了给低排名选手更多晋级正赛的机会,但实则是想让那些顶级球手多亮相比赛,增加资格赛的观赏性。最初,排名赛的资格赛是没有观众的,而现在,观众只要花上5英镑就可以看一整天的资格赛,尽管资格赛中出现的球星越来越少。

事实上,不会有哪位TOP16选手情愿去打资格赛,奥沙利文把打资格赛比做是逛动物园,那里一般会有8-10个球台同时比赛。花上5英镑你就可以像去逛动物园一样欣赏大牌球员的表演,对于顶级球手来说,这真的很丢脸。

同为绅士运动,网球世界的大牌球员就扬眉吐气的多了。网球职业赛一般按赛事级别划分,男子从ATP250、ATP500、ATP1000,最后到大满贯赛;女子从WTA国际赛、WTA顶级赛(顶级、超五、皇冠),到最终的大满贯。每一级别的签表人数不等,最低等级的32人签,其中28人直接晋级正赛,另外16人通过资格赛争夺4个正赛签位。中等级别的64人签,其中58人直接晋级正赛,另外24人通过资格赛争夺6个正赛签位。大满贯赛128人签,其中112人直接入围正赛,另外64人通过资格赛争夺16个正赛签位。而直接入围正赛的球员正是根据世界排名顺序决定的,也正如奥沙利文所言,纳达尔、费德勒这些球员是不会打资格赛的,因为他们的世界排名从未跌至TOP32以外。

然而,对不起,你的职业不是网球,而是斯诺克。如果你拒绝参加资格赛,那么你就没资格打正赛,不管你是创造了无数纪录的罗尼-奥沙利文、还是霸占了N年世界第一的马克-塞尔比。

但问题是,世界斯诺克现行的资格赛制度有意义吗?

给更多低排名选手晋级正赛的机会,不如说是给他们更多的运气。因为根据抽签规则,64名开外的选手要和前64名选手对抽,也就是说排名第65位的球手既可能打世界第一,也可能打第64位的选手。那么你(低排名选手)运气好总是碰到第33-64名之间的的球手,肯定会有很多参加正赛的机会。但如果你运气背,总是抽到TOP32选手,参加再多的资格赛也难进一次正赛。

不幸的是,这样悲剧的球员是真实存在的。

大卫-约翰,现年32岁的威尔士球手,世界排名第101位。在过去一个多赛季里他所参加的资格赛几乎全部碰上了TOP32选手。

2016印度公开赛资格赛:1-4马克-威廉姆斯

2016世界公开赛资格赛:1-5库特-马福林

2016国锦赛资格赛:1-6多特

2016德国大师赛资格赛:3-5傅家俊

2017中国公开赛资格赛:0-5乔-佩里

2017世锦赛资格赛首轮:4-10赛尔特

2017里加大师赛资格赛:1-4瑞恩-戴

2017中锦赛资格赛:0-5吉米-罗伯逊

2017印度公开赛资格赛:1-4希金斯

2017欧洲大师赛资格赛:0-4安东尼-汉密尔顿

2017世界公开赛资格赛:0-5霍金斯

打完本赛季,大卫-约翰就可以集全TOP32球手去召唤神龙了,怎不让人觉得扎心!然而,也有像乔什-博瓦洛这样的幸运儿,一个赛季只碰到过三个TOP32球手。

恢复种子直接晋级制度,对排名赛进行赛事分级,这是目前媒体、球员,包括球迷在内呼声最高的两个诉求。

丁俊晖是迄今为止中国球员中成就最高的斯诺克选手,“中国龙”就在上赛季保持了一项比奥沙利文、塞尔比更为牛B的纪录——从未去资格赛“赛场”打过一场比赛。请注意,这里的资格赛赛场指的是单纯为某项排名赛而设立的资格赛比赛场地,非正赛场地。


除世锦赛之外,目前世界斯诺克要求英国本土以外的排名赛打资格赛,因为丁俊晖在中国球员中排名最高,所以所有在中国举办的排名赛丁俊晖均享受在正赛期间打资格赛的特权(中国排名第二高的球员、世界第一、赛事卫冕冠军也享受此待遇)。而对于在欧洲(里加大师赛、欧洲大师赛、德国大师赛)、亚洲其它地区举办的排名赛(印度公开赛),丁俊晖全部弃赛。

塞尔比虽然享受很多世界第一的特权,但也并非所有赛事的资格赛均可以去正赛场馆打,2016年的里加大师赛、欧洲大师赛、德国大师赛,世界第一都是通过在普雷斯顿与巴恩斯利进行的资格赛才得以晋级正赛的。

因为既不是卫冕冠军,也不是世界第一,奥沙利文在上个赛季打了欧洲大师赛、德国大师赛、中国公开赛、大庆国锦赛四项资格赛,自然牢骚一大堆。本赛季他终于忍无可忍,宣布退出任何需要打资格赛的斯诺克排名赛。

还有很多TOP16球手像丁俊晖一样,默默的退出了奖金不高且需要打资格赛的赛事,比如十分默契的梁文博与傅家俊,他们都没有报名参加本赛季的里加大师赛、印度公开赛和欧洲大师赛。

事实上,所谓资格赛移师正赛打的特权正是主办方与世界斯诺克协商的结果。大牌球员要么直接放弃参赛,要么在资格赛中出工不出力以致被爆冷淘汰,主办方和赞助商花了重金办比赛,结果换来了一个二流赛事,这亏本买卖换谁也不干啊。上赛季的德国大师赛尤为突出,退赛一大票明星(丁俊晖、梁文博),资格赛折了一大票明星(希金斯、特鲁姆普、墨菲),最后为数不多打进正赛的大牌球员又在前两轮被爆冷了一大票(奥沙利文、罗伯逊一轮游;塞尔比二轮游)。

早在2014年,丁俊晖就在英国打无锡(丁俊晖老家)精英赛的资格赛时,0-5爆冷输给了业余球手奥利弗-布朗。当时的无锡精英赛可能哭晕在厕所。16年的中国公开赛,丁俊晖也是未能通过资格赛而与北京擦肩而过,并且导致排名跌出世界前16,不得不打世锦赛的资格赛。

所以,为了确保金字招牌丁俊晖能亮相所有中国赛事,甚至防止丁俊晖保不住中国一哥的地位,世界斯诺克决定让排名最高的前两位中国选手直接在正赛期间打中国赛事的资格赛。为了不显得过于偏向中国球员,赫恩又给了世界第一和卫冕冠军相似的特权。

然而,当越来越多的顶级球手选择向资格赛说不,巴里-赫恩的强权政策还能坚持多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